主頁 > 娛樂 > 八卦緋聞 > 劉同身家背景揭秘當當年度影響力劉同得票數超莫言遭質疑

劉同身家背景揭秘當當年度影響力劉同得票數超莫言遭質疑

關鍵詞:[db:關鍵詞]   來源:[db:來源] 2017-01-16
導讀:劉同,1981年2月27日出生于湖南郴州,畢業于湖南師范大學中文系,媒體人、青年作家,現任光線影業副總裁 。2014年6月,劉同出版作品《你的孤獨,雖敗猶榮》,榮獲當當網2014年度好書非虛構類圖書第1名,亞馬遜2 ,劉同身家背景揭秘當當年度影響力劉同得票數超莫言遭質疑

 

誰知這個結果偏偏惹怒了網上那群耿直人,讀者們甚至集體發出對爛書的“怒吼”。

一位叫吳清緣的網友貼出了劉同書中的一段文字:“有時我會覺得做一個傻子多好,不糾結、不計較,自己活得快樂,還被那么多人喜歡。而福田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好,那種沒皮沒臉、奮不顧身的態度與決心,每每想起,也讓我很羨慕。”吳清緣很驚訝,這居然是劉同對一個有智力障礙的親戚的評價。他不禁感嘆,這么一個充滿悲劇色彩的人,在劉同的“雞湯文”里,居然象征著正能量,讓劉同覺得“做一個傻子多好”。

“這些垃圾作家對文字沒有半點尊重。”吳清緣言語激烈地說,這些“垃圾作家”的寫作,幾乎等同于騙錢。更讓他擔憂的是,這些垃圾文字正在不斷固化時下年輕人的閱讀審美,并且對出版業造成摧殘。最后,他沒忘記對純文學作家的贊美,“和垃圾作家不同的是,認真寫作的作家的寫作出發點是為了文學本身,而不是滿紙的銅臭。”

眼見這份榜單,不少網友也感嘆,純文學作家已經邊緣化了。一位網友舉了個身邊的例子,劉同來他們學校辦活動,帶著一票演員過來,傍晚七點半的活動,早上九點多就有人去占座;但蘇童、賈平凹來辦講座,有的人連蘇童是誰都不知道。“對比鮮明,也是可悲啊。”

讀者王福瑞說得更直接,別說余華,就是魯迅再生,也賣不過劉同等人,“有些人寫書是給文化人看的,有些人寫書是給腦殘粉看的。”有讀者還不無揶揄地說,“文學界也跟上了電影界的步伐。”但不少讀者也看得開,“時間是最好的試金石,十年以后這些人估計說出來都不知道誰是誰。”

眼見劉同、李尚龍、艾力、大冰、張嘉佳等這些網絡紅人紛紛在當當各類榜單占盡風光,業內人士倒是比讀者更冷靜。他們說,對這份榜單別太當真。

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檸直言:“這不是投給文學的,是投給臉蛋的。這和文學有什么關系呢?這種文學我們搞不懂。”他說,這個榜單中的文學,和字典上的“文學”沒有任何關系。資深出版人王磊批評說,他感覺很心酸,所謂“正能量雞湯故事”大賣,而真正優秀作家卻被忽視,這讓出版業和出版人難堪,也讓真正熱愛閱讀的人難堪。

百道網CEO程三國認為,由這個結果多少可看出,讀者群已經發生變化,主力讀者以80后、90后、00后為主,他們是數字時代的原住民,他們不是嚴肅閱讀的主體,這是一個嚴酷的現實。文學評論家賀紹俊也認為,自媒體時代,年輕一代的閱讀選擇已經發生變化,其閱讀趣味離純文學遠了一些。

“通過閱讀雞湯文,再吃點高檔菜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程三國認為,可以先讓年輕人讀起來再說,畢竟有的人還承受不了深刻、沉重的文字,但他們慢慢會走進文字之美的世界,“就像當年喜歡金庸的,不少人后來喜歡上了歷史,喜歡上了古詩詞。當年喜歡三毛的,后來也越來越多進入豐富的小說世界。” 對此,賀紹俊也表示認同,隨著思想成長、文化儲備的積累,年輕一代一定會向經典靠近,“我們小時候也喜歡輕松的閱讀,對于經典不是很容易進入,這不是代際問題,而是普遍性的問題。”

程三國還提醒,該榜單只反映了一部分人的偏好,只表明當當是市場的隨波逐流者,并不是通過這一榜單在做令人敬畏的事情,“事實上,不少公共平臺迎合讀者的多,但真正進行合理引導的少。”張檸則奉勸,對于這樣的評選結果,大家也不用在意,因為當當評選目的很明確,“它就是個游戲,或許可以將之看成是年終促銷活動。”

平安彩票_平安彩票app【权威网站】